影响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发展

2020-08-08 15:17

“海誓山盟终成空话”,同业竞争问题无法解决,一汽整体上市计划也一拖再拖。据记者了解,一汽集团早在2007年就发出要整体上市的声音,按照国务院国资委最初的计划,一汽集团应该在2010年的第一轮央企资产改革中完成上市,但由于错综复杂的股权以及内部利益纠葛,一汽整体上市至今尚未完成。其间,东风集团、广汽集团、江汽集团等后来者已经陆续完成整体上市。

对于公告后的市场反应,一汽轿车董秘办的一位工作人员6月6日对媒体回应称:“我们已经知道明曜投资发出了《致一汽轿车投资者公开信》,并且将这件事上报给了领导,还不清楚领导的下一步打算。虽然明曜投资欲联合股民投出反对票,但说实话,这件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而受一汽股份承诺延期影响,6月6日开盘,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股价便一直趴在跌停板上,分别报收11.87元、6.41亿元。据估算,如果在二季度期间没有调仓的情况下,王亚伟旗下私募基金一天蒸发超过1亿元。

原本拟定在6月28日前解决同业竞争的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一汽股份”)也没能兑现承诺。6月4日,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同时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尚未履行上述承诺,但是一汽股份公司解决同业竞争的初衷并未改变。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承诺期再延迟三年作为过渡期。”

免责声明:

一汽轿车2016年一季报显示,在该公司的十大股东名单当中,由王亚伟掌舵的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昀沣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分别以3075万股和1278.57万股的持有数量排名第三位和第六位。

终于等到了“猴年马月”,一汽股份却爽约,将5年前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再延期3年,受伤的不只是散户投资者,还有欲讨说法的阳光私募明曜投资、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老牌公募基金华夏基金……

另外,也有股民发出“集体诉讼,准备请律师”的呼吁。对于中小投资者维权的问题,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马林对《国际金融报》表示,最关键的是判断一汽股份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的行为,要看最终没有实现承诺的原因是否在客观上存在合理性。“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理应增加风险披露,在承诺的同时,也该定期披露可能存在的无法履约风险,这才是更为负责任的表现”。

同时,一汽夏利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榜更是被王亚伟占据了4席,其中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3200万股,占流通股比例2.01%;千纸鹤1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2077.9万股,占流通股比例1.30%;昀沣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1703万股,占流通股比例1.07%;昀沣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464.26万股,占流通股比例0.29%。

曾昭雄认为,一汽股份的三个延期理由根本“站不住脚”。“一汽轿车经营承压,正是给予了一汽股份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的契机;2015年以来的市场波动,正好给一汽股份提供了宽幅的价格选择;新的管理团队更容易轻装上阵,打破原有利益链条,履行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

一汽集团持有的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个上市公司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公司过程中,在监管部门要求下,2011年7月8日,一汽股份作出了5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此前市场一致看好一汽股份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其最大亮点是,该承诺为不可撤销承诺。按照承诺时间,一汽股份应在2016年6月28日前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一汽股份的“失诺”行为,引来了各种质疑声。首当其冲的就是知名私募大佬、明曜投资董事长曾昭雄,其连续在6月5日和6月6日深夜两次发声,质疑一汽单方面提议改变其承诺的权利,称这已经实际上构成对原承诺的单方面毁约。

然而,眼看着5年期将至,一份延迟践诺的公告让“押宝”重组事件的投资者内心拔凉拔凉的。对于延迟原因,一汽股份给出了三点解释:一是由于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汽车行业增速放缓,公司内部经营也承受着压力;二是自2015年以来,证券市场发生大的波动,难以把握资本运作的窗口期;三是公司内部管理层在2015年也出现重大变化。

不过,根据东方财富网龙虎榜显示,6月6日,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营业部狂卖一汽轿车3.9亿元,占当日总成交额的52%,该席位一直被认为是王亚伟旗下基金大本营。

除机构投资者外,小散户也很“心碎”。《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看到,诸多股民围绕“承诺延期”提出了质疑。一位名为“生活亦茶亦酒”的投资者称,拥有一汽轿车股票有半年多了,在股票下跌过程中,“因为有不可撤销的承诺,不断增持股票,现在贵公司要求延期三年,请问如何来保护股东的利益”。

6月7日,明曜投资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已经收获了部分中小股东的初步支持,但具体多少不方便透露。”

一汽股份曾于2011年11月23日对一汽夏利作出补充承诺:“本公司将力争在本次收购完成之日后3年内,以合理的价格及合法的方式彻底解决一汽夏利与本公司下属企业的同业竞争问题以及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2012年4月6日,一汽股份完成了对一汽夏利的收购。按照此承诺,一汽股份应在2015年4月5日前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但在2015年4月4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一汽股份无法在3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一汽股份拟在条件成熟时,启动此项工作,履行相关承诺”。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尽管一汽股份承诺延期只是其单方面的想法,还需要股东大会审议才能通过。但已有股东通过各种途径表达自己的不满,一些股吧早就炸开了锅。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对此,一汽轿车仅回复称,公司会按照《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等规定,履行审批和披露的工作。

随后,在发给本报记者的回应文章中,曾昭雄透露,公司此前曾多次提请一汽股份遵守承诺,但一直未获任何回复。而最终等到的是6月4日大股东对其承诺的单方面延期要求。

张马林指出,一般的责任条款下,都会附加无法完成承诺后该如何处理的具体内容。但上市公司公告在这一块是“缺失”的,没有具体索赔标的,也增加了索赔难度。(陈偲)

古人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然而在a股市场中,上市公司大股东在履行承诺方面却屡屡“食言”。

有意思的是,王亚伟的前东家——华夏基金也买了不少一汽轿车,旗下3只基金合计持有4445.48万股一汽轿车,为持股最多的机构投资者。

就连一向稳健理性的机构投资者也“绷不住”了。自“失诺”信息曝光以来,深圳阳光私募明曜投资已经连续发布两封公开信,明确表示,对于一汽股份的延期要求表示坚决反对,并希望征集投票权,对一汽轿车将于2016年6月27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所有与同意延长承诺期限有关的议案投出反对票。而被曝重仓上述两只个股的王亚伟旗下基金被推测大规模出逃。

此外,这一事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6月6日晚间,深交所分别向一汽夏利、一汽轿车发出了关注函。深交所要求详细说明三个问题:一是一汽股份自2011年作出限期解决同业竞争承诺以来,为履行上述承诺所开展的工作及采取的措施,不能按时履行的具体理由;二是一汽股份下属除一汽夏利外,从事轿车整车生产的资产情况,包括公司名称、持股比例等。同时在此基础上,补充披露本次承诺变更事项内容,预计履约方式、履约能力分析、不能履约时的制约措施等;三是公司股东大会对该事项的表决机制,若未能通过股东大会审议,公司董事会将采取的措施。深交所要求两家公司在6月13日前就上述问题进行回复。

明曜投资在公开信中表明,“对于一汽股份的延期要求表示坚决反对,并希望征集投票权,对一汽轿车将于6月27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所有与同意延长承诺期限有关的议案投出反对票;提议一汽轿车立即停牌;要求一汽股份立即履行其承诺,并保留向一汽股份进行索赔的权利”。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的公告将会引起投资者反感,影响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发展。而预期中的整体上市也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内部管理问题还有待加强,比如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和上市公司之间的利益关系。另外,一汽似乎也错过了上市的好时机,目前整个汽车行业增速放缓,证券市场的变化之快也增加了上市难度。